當前位置:首頁>信托風險事件 > 詳情

安信信托回復預虧30多億問詢:減值損失36.8億分三塊


  中國經濟 網北京2月24日訊 2月21日晚間,安信信托 (行情600816,診股 )(600816.SH)發布對上交所問詢函回復的公告。

  此前1月22日,安信信托發布2019年業績預虧公告表示,公司業績預計虧損30億元到35億元,扣除非經常性損益事項后,公司業績預計虧損31億元到36億元。

  對于業績虧損的原因,安信信托表示主要有兩點,一是對部分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二是受行業政策調整及市場等多重因素影響,公司業務收入同比有所下降。

  當日,上交所便對安信信托下發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本期計提減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前期業績虛假或調節利潤的情形、以及公司2019年的主營業務情況等。

  關于計提減值,安信信托在此次問詢函回復中表示,經初步測算,公司2019年度預計需計提金融資產信用減值損失及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約36.8億元,其中主要包括:貸款類資產減值準備約6.9億元,債權投資類資產減值準備約25.7億元;交易性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約4.2億元。

  安信信托采用預期信用損失模型對貸款及債權投資類資產進行減值會計處理并確認減值損失。預期信用損失是以發生違約的風險為權重的金融工具信用損失的加權平均值。公司按以下標準對金融資產的違約風險進行評估:對于未逾期或逾期不超過30日的金融資產,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未顯著增加,劃分為第一階段;逾期超過30日的金融資產,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已顯著增加但尚未發生信用減值,劃分為第二階段;若一項金融資產逾期超過90日,該金融資產初始確認后發生信用減值,劃分為第三階段。

  安信信托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按上述減值三階段規定,作為減值跡象出現的具體時點,并計提減值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一階段的金融資產,則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并未顯著增加,公司按照相當于該金融資產未來12個月內預期信用損失的金額計量其損失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二階段的金融資產,則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已顯著增加,公司按照相當于該金融資產整個存續期內預期信用損失的金額計量其損失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三階段的金融資產,公司則根據金融資產預期損失計提減值準備。

  安信信托金融資產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及實體經濟為主,部分企業受所處行業及融資能力影響,還款能力下降。在第四季度,公司貸款及債權投資中逾期資產規模及逾期天數較第三季度均有較大增加,鑒于公司對年末金融資產的整體判斷,第四季度金融資產應計提減值準備較第三季度增加。

  因此,根據上市公司 業績預告 的相關規定,在遵守會計準則的基礎上,基于審慎原則,安信信托結合實際情況,進行了第四季度金融資產減值測試,并根據測試結果計提減值準備,不存在前期計提不足及前期業績虛假或調節利潤的情形。

  對于2019年主營業務情況,安信信托稱,公司主營業務一方面受信托行業 整體環境影響,公司業務規模增長不及預期;另一方面公司信托業務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為主,宏觀經濟 下行部分企業融資能力受限,未能及時、足額支付公司信托報酬,導致公司年度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下降,據初步測算,2019年度公司取得手續費和傭金收入約3.5億元。受此影響,公司預計2019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將再次為負。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如公司2019年度經審計后的凈利潤為負值,安信信托將出現最近兩個會計年度經審計的凈利潤連續為負值,根據《上海證券交易 所股票上市規則》,公司股票將在2019年年度報告披露后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在公司股票簡稱前冠以“*ST”字樣)的處理。

  以下為公告原文:

  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關于對上海證券交易所問詢函回復的公告

  2020年1月22日,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公司”)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關于對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業績預虧事項的問詢函》(上證 公函【2020】0154號,以下簡稱“《問詢函》”),回復內容如下:

  2020年1月22日,你公司提交《2019年年度業績預虧公告》,預計公司2019年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凈利潤為-30億元至-35億元,出現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對部分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以及主營業務收入同比有所下降。同時提交《關于計提資產減值損失的公告》,披露2019年度需計提金融資產信用減值損失及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約36.8億元。根據本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7.1條等有關規定,現請你公司核實并披露以下事項。

  一、公告披露,公司報告期內業績虧損的原因之一是根據會計準則和公司有關會計政策對部分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請公司審慎核實并補充披露:(1)金融資產減值測試的方法及過程,包括但不限于主要參數選取及依據等情況,說明計提金額是否準確、恰當,是否符合會計準則規定;(2)減值跡象出現的具體時點,本期計提減值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前期計提不足的情形,是否存在前期業績虛假或調節利潤的情形;(3)本期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相關政策是否與前期一致,計提金額發生重大變化的主要原因;(4)是否存在前期信息披露不充分的情形。請公司年審會計師對上述(1)(2)(3)項問題進行核查并發表意見。

  回復:

  (1)根據《企業會計準則第8號——資產減值》、《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的規定及公司相關會計政策,公司首先根據金融資產的業務模式和金融資產的合同現金流量特征,對金融資產進行合理分類;其次,對不同類別的金融資產進行會計確認與計量。

  對于以公允價值計量且變動計入當期損益的金融資產,對存在可觀察市場報價的金融工具,以該報價為基礎確定其公允價值;對不存在可觀察市場報價的金融工具,采用估值技術確定其公允價值,公允價值變動計入當期損益。對劃分為以攤余成本計量的金融資產,以預期信用損失為基礎,進行減值會計處理并確認減值損失。

  公司金融資產減值測試過程為,業務部門對金融資產預期信用損失進行初步評估,風險管理部及財務部門進行復核,綜合考慮了金融工具逾期天數、債權類資產的增信措施、抵質押品狀況及其價值變化等參數,最終確定金融資產減值金額。在減值測試過程中,公司將金融資產逾期天數作為判斷金融資產預期信用減值損失的重要參數,需綜合考慮金融資產的逾期天數對違約損失率及違約概率的影響。一般將金融資產按逾期天數劃分為以下區間:未發生逾期、逾期30天以內、逾期30-90天及逾期90天以上,對于逾期90天以上的金融資產違約概率判斷為100%。同時,需綜合評估債權資產征信 措施及抵質押品的預期可變現價值,對金融資產預計未來現金流量現值的影響,根據風險緩釋效應調整違約損失率。

  會計師在公司年報 的預審過程中,結合實際情況對金融資產減值等方面進行了溝通,并提出建議。公司在既有的減值準備計提流程及標準基礎上,綜合考慮公司金融資產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及實體經濟為主,部分企業受所處行業及融資能力影響,還款能力下降,進而影響相關金融工具合同預期可收回現金流量。出于謹慎考慮,公司參考“金融資產五級分類”等標準,針對“信用”、“保證”類債權資產的違約損失率進行調整,上述調整并不影響前三季度減值準備計提。

  經初步測算,公司2019年度預計需計提金融資產信用減值損失及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約36.8億元,其中主要包括:貸款類資產減值準備約6.9億元,債權投資類資產減值準備約25.7億元;交易性金融資產公允價值變動損失約4.2億元。

  (2)公司采用預期信用損失模型對貸款及債權投資類資產進行減值會計處理并確認減值損失。預期信用損失是以發生違約的風險為權重的金融工具信用損失的加權平均值。公司按以下標準對金融資產的違約風險進行評估:對于未逾期或逾期不超過30日的金融資產,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未顯著增加,劃分為第一階段;逾期超過30日的金融資產,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已顯著增加但尚未發生信用減值,劃分為第二階段;若一項金融資產逾期超過90日,該金融資產初始確認后發生信用減值,劃分為第三階段。

  公司根據《企業會計準則》規定,按上述減值三階段規定,作為減值跡象出現的具體時點,并計提減值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一階段的金融資產,則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并未顯著增加,公司按照相當于該金融資產未來12個月內預期信用損失的金額計量其損失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二階段的金融資產,則該金融資產的信用風險自初始確認后已顯著增加,公司按照相當于該金融資產整個存續期內預期信用損失的金額計量其損失準備;對于劃分為第三階段的金融資產,公司則根據金融資產預期損失計提減值準備。

  公司金融資產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及實體經濟為主,部分企業受所處行業及融資能力影響,還款能力下降。在第四季度,公司貸款及債權投資中逾期資產規模及逾期天數較第三季度均有較大增加,鑒于公司對年末金融資產的整體判斷,第四季度金融資產應計提減值準備較第三季度增加。

  綜上所述,根據上市公司業績預告的相關規定,在遵守會計準則的基礎上,基于審慎原則,公司結合實際情況,進行了第四季度金融資產減值測試,并根據測試結果計提減值準備,不存在前期計提不足及前期業績虛假或調節利潤的情形。

  (3)2019年1月1日,公司根據財政部的規定,開始實施《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和計量》,并采用“預期信用損失法”對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該方法與過去規定的根據實際發生減值損失確認減值準備的方法有著根本性不同。在預期信用損失法下,減值準備的計提不以減值的實際發生為前提,而是以未來可能的違約事件造成的損失的期望值來計量當前應當確認的減值準備。另一方面,根據回復一(2),公司結合實際情況,進行金融資產減值測試,并計提減值準備。

  (4)根據財政部新金融工具會計準則實施的要求,公司第七屆董事會第六十七次會議及第七屆監事會第四十一次會議審議批準了會計政策變更的事項,并發布了《關于會計政策變更的公告》,自2019年1月1日起,采用“預期信用損失法”對金融資產計提減值準備。報告期內,公司按照新金融工具會計準則及公司會計政策的要求,對公司持有的金融資產進行減值測試并計提減值準備,相關情況已分別在2019年第一季度、半年度、第三季度等各期財務報告 中進行了披露。

  二、公告披露,公司需對賬面原值153.7億元的金融資產計提36.8億元的減值準備。請公司審慎核實并補充披露:(1)購買上述金融資產的決策程序,是否履行了必要的內部審議程序,是否存在決策不審慎的情況;(2)2019年度金融資產出現高額減值,公司的投資業務是否合規經營,風控機制是否存在缺陷;(3)針對上述金融資產已采取及擬采取的處置方案及應對措施。

  回復:

  (1)公司持有的賬面原值153.7億元金融資產在購買時履行內部決策程序的情況:公司根據《固有業務評審管理辦法》、《業務決策委員會議事規則》等相關制度的規定開展固有業務投資。有關金融資產購買事項,均由公司業務部門、法律合規部、風險管理部、固有業務評審委員會、業務決策委員會等部門和決策機構,依法依規履行了相應的內部審議決策程序。其中,在審議決策環節,經公司業務評審會或業務決策會審議,認為相關金融資產本身質地較優,具有潛力,且在審議時對于整體宏觀經濟形勢的預判相對樂觀,基于上述因素綜合考慮,決策批準公司購買相關金融資產。

  受國內經濟 轉型、強監管去杠桿、中美貿易爭端等內外部多重不利因素影響,整體宏觀經濟形勢下行。公司固有業務項下持有的金融資產主要以貸款及債權投資為主,主要交易對手為中小企業,部分企業融資能力受到較大影響,公司對部分企業在經濟形勢下行中可能面臨的困難及資管新規后行業整體的流動性收縮形勢變化認識不足。部分企業融資能力受限,還款能力下降,第四季度公司貸款及債權投資中逾期資產規模及逾期天數較第三季度均有較大增加,鑒于公司對年末金融資產的整體判斷,公司針對上述風險變化對部分金融資產計提了減值準備。

  (2)關于公司的投資業務是否合規經營,風控機制是否存在缺陷:1.相關金融資產包括固有資金貸款、投資我司及其他機構發行的信托計劃等金融產品 。《信托公司 管理辦法》第20條規定“信托公司固有業務項下可以開展存放同業、拆放同業、貸款、租賃、投資等業務。投資業務限定為金融類公司股權投資、金融產品投資和自用固定資產投資”。我司在《金融許可證》限定的業務范圍內開展上述固有業務,符合《信托公司管理辦法》等相關法規的規定。

  2.公司全面風險管理體系由董事會戰略安排、監事會監督檢查、經營管理層管理決策、風險和合規管理部門制衡和業務部門直接管理共同構成。公司開展固有投資業務過程中,根據不同項目及交易對手情況,嚴格要求提供法人擔保、實控人擔保、資產抵押或質押、劣后級受償信托等風控和增信措施。信托計劃設立前,按照規定完成信托項目事前備案、信托產品 預登記工作;項目存續過程中,按照投資決策要求落實風控措施并開展貸后管理工作。對重點項目,派出專人駐場,通過與交易對手共管印鑒、賬戶、證照來加強風險控制;同時,根據中國銀保監會 及人民銀行的要求,定期向監管機構報送項目數據信息。

  受宏觀環境變化、機構資金依賴、交易對手經營壓力傳導等因素影響,公司風控合規管理的適應性、全面性、有效性受到考驗。在公司整體風控制度相對完備的基礎上,在公司新一屆董事會領導下,公司管理層將針對新形勢帶來的考驗,認真研究,完善改進,厘清管理職責,狠抓制度落實,強化部門制衡,加強風險管理,力求平衡好安全性、流動性、盈利性的關系,全面提升風險管理水平。

  (3)針對上述金融資產已采取及擬采取的處置方案及應對措施:公司成立了以總裁為組長的清收工作領導小組,對每個到期未清算項目分別成立清收組,一戶一策,積極清收。已采取及擬采取的措施包括:督促用款人通過促銷等方式加快銷售進度、加速資金回籠;敦促用款人積極對外融資獲得新的還款來源;要求交易對手增加保證、抵質押擔保等增信措施;開展項目、債權、股權等資產轉讓;積極尋求第三方企業債 務重組;通過司法途徑處置資產等。

  三、公告披露,公司報告期內業績虧損的原因之一是受行業政策調整及市場等多重因素影響業務收入同比有所下降。請公司結合具體的行業政策和市場變化補充披露2019年的主營業務情況,包括但不限于2019年度的手續費和傭金收入情況,并就公司的可持續盈利能力充分提示風險。

  回復:

  自2017年底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稿發布以來,有關信托行業的監管政策及相關細則陸續出臺,行業監管持續收緊。信托公司通道類業務明顯收縮,信托貸款規模快速下滑,受托管理資產規模及業務轉型均面臨較大挑戰。在此背景下,2018年以來,全國信托資產規模持續下降,2018較上年末減少13.50%;2019繼續逐季環比下降,信托行業整體處在收縮通道中。

  2019年下半年,我國經濟發展面臨新的風險和挑戰,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中央政策強調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做好經濟工作。信托業嚴格落實“資管新規”過渡期的整改要求,嚴監管、強合規、重治理的監督執行效果明顯,信托業管理資產規模繼續平穩回落,盡管風險暴露有所上升,但總體可控。信托公司在切實提升合規和風控能力水平基礎上,堅持行業深化轉型和可持續健康發展是長久之計。

  從公司主營業務看,一方面受信托行業整體環境影響,公司業務規模增長不及預期;另一方面公司信托業務交易對手以中、小企業為主,宏觀經濟下行部分企業融資能力受限,未能及時、足額支付公司信托報酬,導致公司年度手續費及傭金收入下降,據初步測算,2019年度公司取得手續費和傭金收入約3.5億元。受此影響,公司預計2019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將再次為負。為此,公司根據交易所相關信息披露規則已于近期發布了《股票可能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提示性公告》,提醒廣大投資者注意相關投資風險。

  大資管行業屬朝陽行業,在國家降低整體杠桿率,倡導股權融資的政策導向下,信托公司可從事的業務范圍較廣,業務模式較為靈活,在整個大資管行業中具有優勢,同時信托行業特有的家族信托、慈善信托、養老信托等領域的發展前景廣闊。目前宏觀經濟和市場因素仍不樂觀,但貨幣和監管政策也在不斷加強逆周期調整,為實體經濟和金融企業營造更加寬松的發展環境。公司已于2019年5月更換了董事會并重新聘請高級管理人員,目前公司核心業務團隊穩定,具備開展各項信托業務的條件。公司管理層堅信,目前面臨的不利因素是暫時的,在監管部門的指導、幫助和支持下,通過穩妥化解風險、積極展業、逐步改善公司的流動性狀況和財務狀況,公司仍將具備可持續盈利能力。

  以上為本次回復的全部內容,公司鄭重提醒廣大投資者,有關公司信息均以在上海證券交易所網站和指定信息披露媒體刊登的相關公告為準,敬請廣大投資者關注公司公告,注意投資風險。

  特此公告。

  安信信托股份有限公司

  二〇二〇年二月二十二日

相關閱讀
在售信托資管理財產品
熱銷理財產品 更多>>
信托產品預約流程
亚洲 小说 欧美 中文 在线